最高院《审判监督指导》精选案例 5 则04

网站首页 ?? ?案例公开 ?? ?最高院《审判监督指导》精选案例 5 则04

03 . 抵债房未登记,抵债协议不产生物权变动法律效果

抵债房屋未办权属登记,以房抵债协议本身不能产生物权变动的法律效果,买受人提案外人执行异议,不予支持。

标签:以房抵债|物权效力|房产执行

案情简介:2013年1月7日,生效调解书确认实业公司应偿还典当行借款375万元及利息。依典当行申请,法院查封了实业公司拍卖购得的无证房产。贸易公司法定代表人崔某以其通过贸易公司账户汇款至姐夫刘某担任法定代表人的实业公司、崔某于2013年1月3日与实业公司签订以房抵债协议、因房产无证无法办理过户登记手续为由提出执行异议。

法院认为:①崔某主张其与实业公司存在借款关系,但其提供的汇款凭证显示该款系由其担任法定代表人的贸易公司汇至实业公司账户,而在实业公司记账凭证中,该款被登记为应支付崔某姐的欠款,故崔某主张其直接对实业公司享有债权缺乏依据。②因基础债权债务关系存在问题,故以房抵债基础亦不复存在。涉案房屋系实业公司通过拍卖购得,而以房抵债协议上只有实业公司法定代表人刘某签名,未加盖公章,亦未经过股东会讨论决议,刘某是否有权处分该房屋存在疑问。该抵债协议签订日期仅必实业公司与典当行达成调解协议提前4天,结合崔某、崔某姐、刘某之间的亲属关系,不能排除双方串通规避执行的可能性。即便认定抵债协议有效,因以物抵债协议效力问题均应以是否已依约办理物权转移为标准,而案涉房屋并未办理房产登记,以房抵债协议本身不能产生物权变动的法律效果。至于双方对未变更物权登记是否存在过错,系崔某与刘某之间内部关系,不能以此对抗第三人,崔某可另行向刘某主张权利。另外,由于以房抵债协议所涉借款数额远超本案借款数额和案涉房屋价值,双方亦确实存在资金往来,无法排除双方存在其他经济纠纷,故不宜在本案裁判文书中对借款关系成立和以房抵债协议效力问题作出认定,以免对当事人另行起诉造成阻碍。判决驳回崔某诉请。

实务要点:以房抵债协议效力问题应以是否已依约办理物权转移为标准,抵债房屋未办登记,以房抵债协议本身不能产生物权变动的法律效果。

案例索引:江苏南京中院(2015)宁民申字第7号“崔某与某典当行等执行异议纠纷案”,见《如何确定执行异议之诉申请再审的审查范围——崔卫东与江苏宝顺典当行有限公司、南京沪峰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执行异议之诉申请再审案》(吴军、赵丽楠,南京中院审监一庭),载《审判监督指导·地方法院案例评注》(201602/56:122)。


2018年12月11日 15:59
?浏览量:0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